吐尽芳华的新闻战士
分类:新闻资讯 热度:

  元宵佳节刚刚过去,就在次日的凌晨,一个噩耗弥漫开来,在朋友圈中传递,沈阳日报编委兼时评部主任王岩同志去世的消息,随着濛濛细雨,在他的同事和亲朋中间如同炸响的惊雷。

  3月3日,正月十六,是周六,午后我正躺在沙发上,懒散地阅读止庵的《惜别》,那是一本以怀念他母亲为主线谈论生死的书。我拿手机看时间的时候,看到那条消息,惊讶地发出尖叫,把一旁的妻子吓了一跳。我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,不敢相信这个事实。由睁大眼睛的怀疑,到锥心疼痛的悲哀,仿佛世界是在开一个天大的玩笑。

  王岩是我们书友圈的重要一员,在确认他去世的信息之后,我的第一反应是,我们得做点什么!可是,我们还能做什么呢!《荀子》有言:“生,人之始也;死,人之终也。”死亡断绝了死者的一切,也断绝了生者与死者之间的一切。唯一不能断绝的,是生者对死者的怀念。王岩是我的朋友,是我的编辑,是我的兄长。每一次的聚会虽然短暂,话语不多,但都是满满的正能量。他是一位难得的以思想为媒介、以读书写作为同道的朋友,我们在一起很少谈论个人私事,更不屑于吃吃喝喝,而常常是纵论新闻、文化、理论上的一些热点话题。他的为人是我的一面镜子,从他身上,我受到了敬业精进的熏染,常常以近朱者赤为荣。在他的引领下,我成为沈报的言论撰稿人。无论从思想深度,还是形式架构,抑或是文字锤炼,包括文章标题,都给予我精心的指导。可以说,在写作的道路上,特别是言论写作方面,王岩是我的老师。每每见面,我都会说作者都是编辑培养出来的,而他总是谦逊地一笑。我跟王岩相识已有近20年的历史,他曾在市委宣传部阅评组工作过一段时间,平时不苟言笑,但在理论上颇有造诣。多年来,沈报的大量评论员文章都是他的手笔,是沈阳市新闻战线和理论战线上一位辛勤耕耘、默默奉献的战士。如今,他默默地吐尽了芳华,离别了尘世,告别了他酷爱的岗位。熟悉他的媒体人、文化人无不异常心痛。我有幸见证了他的这一切,不幸地痛失了他这样一位有胆识、有作为的好朋友,好伙伴,好战友。下午,天空开始洒落濛濛细雨,望着窗外的雨丝,我在默默流泪,心情久久不能平复。人的生命啊,为什么如此脆弱?我们何以告慰逝者?一个在门里,我们在门外。就让我们的幽思,和着混沌的天空,伴着无声的雨丝,等待送别他的最后一程吧。

  关于死别,我们经历的太多了。灯光下,我又默默地捧起止庵的《惜别》,眼前却总是王岩的音容笑貌,眼泪抑制不住,滴落在书页上,低下头,那上面分明写着止庵的一段话:“生是存在,死是不存在,而且连曾经的存在都不复存在。此犹不同于树之枯槁,花之萎谢,建筑之为废墟,而是没有了,无影无踪。”是啊,正如伊壁鸠鲁所言:“死不是死者的不幸,而是生者的不幸。”记得张爱玲说过类似的话:“活人的太阳照不到死者的身上。”人类无法逾越生死的永恒悲哀,除了鬼门关,人什么关都能闯得过去!然而,对于生者,除了悲哀,除了痛惜,还能做些什么呢。我们所能做的就是,把“不存在”的死者装在心里,让他成为永远的“存在者”。对逝者的怀念,最好的方式是接过他手中的笔,接续他未竟的事业,把他曾经为之奋斗,用他的芳华筑起的成就作为心中的“情感地标”,成为我们在新时代一路奋斗前行的一份依托。

  

  (写于2018年3月3日午夜时分)

上一篇:孙志刚谌贻琴亲切看望贵州代表团随团新闻工作 下一篇:湖北日报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